古文粵譯:徐文長傳 (1) __ 梁煥松(71)

徐文長傳 (明 袁宏道) 

徐渭,字文長,為山陰諸生,聲名藉甚。薛公蕙校越時,奇其才,有國士之目;然數奇,屢試輒蹶。
徐渭,字文長,是山陰生員,名氣好大。薛公蕙做浙江試官時,好欣賞佢既的才華,視之爲國士。不過佢命水唔好,考過幾次科舉試都落第。

中丞胡公宗憲聞之,客諸幕。文長每見,則葛衣烏巾,縱談天下事;胡公大喜。
中丞胡宗憲聽到有佢呢個人,就請佢做幕僚。文長每次參見胡公,總係著葛布長衫,頭戴烏巾,口若懸河咁議論天下大事,胡公都幾鍾意聽佢講。

是時公督數邊兵,威鎮東南,介冑之士,膝語蛇行,不敢舉頭;而文長以部下一諸生傲之;議者方之劉真長、杜少陵云。

當時統率幾支軍隊,威鎮東南,部下將士見到胡公,總是側身緩步,唔敢抬頭講話,而以一個生員身份,對胡公的態度都串下。有人於是將文長比作劉真長、杜少陵個級既高人。

會得白鹿,屬文長作表。表上,永陵喜。公以是益奇之,一切疏計,皆出其手。
有次胡公獵得一頭白鹿,以爲祥瑞,囑託文長寫賀表,表文奏上世宗,皇帝都好滿意。胡公是以更加器重文長,所有上奏朝廷文件,都俾他起稿。

文長自負才略,好奇計, 談兵多中,視一世事無可當意者;然竟不偶
文長對自己才智好有信心,出好多正橋,講到用兵策略,往往切中要點。他恃才傲物,覺得世間事物無咩入得佢既眼,總是無機會真正一展身手。

文長既已不得志於有司,遂乃放浪麴蘗,恣情山水,走齊、魯、燕、趙之地,窮覽朔漠。
文長既然不得志,無被高官委以重任,於是乃放浪形骸,成日劈酒,縱情山水。佢遊歷左山東、河北,又飽覽塞外大漠風光。

其所見山奔海立,沙起雷行,雨鳴樹偃,幽谷大都,人物魚鳥,一切可驚可愕之狀,一一皆達之於詩。
他所見既山如奔馬、海浪壁立、胡沙滿天、雷霆千里既景象,風雨交加的聲音、奇木異樹既形狀,乃至山谷的幽深、和都市的繁華熱鬧,各類人物同生物,所有前所未見,令人驚愕既景觀,佢都一一寫入詩中。

其胸中又有勃然不可磨滅之氣,英雄失路、托足無門之悲;故其為詩如嗔如笑,如水鳴峽,如種出土,如寡婦之夜哭,羈人之寒起。
佢胸中一直有鬱結住既強烈的不平之氣,英雄無用武之地既感慨。所以寫D詩有時怒駡,有時嬉笑,有時好似山洪衝落峽谷,有時好似種子發芽破土,有時他的詩似寡婦夜哭,有時像旅客迫不得已冒寒啓程咁無奈。

雖其體格,時有卑者;然匠心獨出,有王者氣,非彼巾幗而事人者所敢望也。
雖然他寫詩既格調,有時比較卑下,但是匠心獨運,有王者氣象,其他人好似女子以色相取悅於人既詩作,同佢無得比咯。

文有卓識,氣沈而法嚴,不以模擬損才,不以議論傷格,韓、曾之流亞也。
徐文長寫文章有真知卓見,文氣沈著而法度精嚴,他唔墨守成規削弱自己既才華,亦唔會漫無節制議論,破壞文章既嚴謹。直情可以講得係韓愈、曾鞏個級數。

http://chrisleung1954.blogspot.ca/2014/07/1.html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古文粵譯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