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粵譯:馮諼客孟嘗君__ 梁煥松 (71)

馮諼客孟嘗君(戰國策)

齊人有馮諼者,貧乏不能自存,使人屬孟嘗君,願寄食門下。孟嘗君曰:「客何好?」曰:「客無好也。」曰:「客何能?」曰:「客無能也。」孟嘗君笑而受之,曰:「諾!」左右以君賤之也,食以草具。 
齊國有個人叫馮諼,窮到周身唔得惦,就搵人去同孟嘗君講,想投靠佢係門下做食客。孟嘗君問:「此人有何長處?」來人回答:「無乜長處。」又問:「有乜才能?」回答:「沒乜才能。」孟嘗君笑住應承話:「好喇!」左右既人以為孟嘗君睇唔起馮諼,所以只俾D粗茶淡飯佢食。 
居有頃,馮諼倚柱彈其劍,歌曰:「長鋏歸來乎!食無魚!」左右以告。孟嘗君曰:「食之,比門下之客。」居有頃,復彈其鋏,歌曰:「長鋏歸來乎!出無車!」左右皆笑之,以告。孟嘗君曰:「為之駕,比門下之車客。」於是,乘其車,揭其劍,過其友,曰:「孟嘗君客我!」
過無幾耐,馮諼挨住條柱彈佢把劍,係度唱:「長劍,返屋企咯!無魚送飯!」左右話過俾孟嘗君知。孟嘗君話:「俾魚佢食,照門下食魚賓客既待遇。」不久,佢又彈劍唱:「長劍,返屋企咯!出入都無車坐!」左右既人都笑,又稟告孟嘗君,孟嘗君吩咐:「俾架車佢,照門下乘車賓客既待遇。」於是,佢坐住架車,高舉長劍,去拜訪朋友,話:「孟嘗君真正待我如賓客!」
後有頃,復彈其劍鋏,歌曰:「長鋏歸來乎!無以為家!」左右皆惡之,以為貪而不知足。孟嘗君問:「馮公有親乎?」對曰:「有老母!」孟嘗君使人給其食用,無使乏。於是馮諼不復歌。
過無幾耐,佢又彈劍,唱:「長劍,返屋企咯!在此無法養家!」左右的人都嫌棄佢,認為他貪得無厭。孟嘗君問:「馮先生仲有親人嗎?」回答說:「有個老母喎!」孟嘗君就派人供給佢母親食用無缺,之後馮諼就無再唱野咯。
後,孟嘗君出記,問門下諸客:「誰習計會能為文收責於薛者乎?」馮諼署曰:「能!」孟嘗君怪之曰:「此誰也?」左右曰:「乃歌夫長鋏歸來者也。」孟嘗君笑曰:「客果有能也。吾負之,未嘗見也。」   
後來,孟嘗君出告示,問門下賓客:「有邊位熟行會計工作,可以幫我去薛地收數?」馮諼簽上名字:「我得!」孟嘗君見到都覺得詫異,問:「呢個乜誰呀?」左右報告:「之唔係唱『長劍返屋企』個條友囉!」孟嘗君笑住講:「有個咁本事既門客,我都失覺晒,竟然無親自接見過佢添!」
請而見之,謝曰:「文倦於事,憒於憂,而性懧愚,沈於國家之事,開罪於先生。先生不羞,乃有意欲為收責於薛乎?」馮諼曰:「願之!」於是,約車治裝,載券契而行,辭曰:「責收畢,以何市而反?」孟嘗君曰:「視吾家所寡有者!」 
於是派人請他來當面道歉:「我成日都係為左D濕碎事,心煩意亂,生性又懦弱愚昧,忙於國家大事,因此得罪了你老哥。你都唔介意,願意幫我到薛地收債嗎?」馮諼說:「願意。」於是孟嘗君就為佢準備車輛,整理行裝,拎住成疊債券上路。馮諼向孟嘗君辭行,問:「債款收齊之後,要買乜野返來?」孟嘗君:「你睇我屋企有乜野無既,就買多少返來啦!」
驅而之薛。使吏召諸民當償者,悉來合券。券遍合,起矯命以責賜諸民,因燒其券,民稱萬歲。長驅到齊,晨而求見。孟嘗君怪其疾也,衣冠而見之,曰:「責畢收乎?來何疾也!」曰:「收畢矣!」
馮諼駕車來到薛地,叫官吏召集債仔,都來合驗欠單。全部核驗後,佢企起身詐稱係孟嘗君的命令,欠債一筆勾銷唔駛還,欠單燒晒佢得啦!人民高呼萬歲。於是趕車返回齊國,一大早求見孟嘗君。孟嘗君覺得奇怪,穿戴整齊出來問:「債款收齊嗎?咁快就返來?」馮諼回答:「都收齊咯!」
 「以何市而反?」馮諼曰:「君云視吾家所寡有者。臣竊計君官中積珍寶,狗馬實外廄,美人充下陳。君家所寡有者以義耳!竊以為君市義。」
孟嘗君又問:「買了乜野回來?」馮諼說:「主公話睇下缺咩野就買咩野。臣私下諗,您府中積滿珍寶,外邊馬房養滿犬馬,府內又有眾多美女,缺少的只是一個義嗟!因此我為您買D義回來。」
孟嘗君曰:「市義奈何?」曰:「今君有區區之薛,不拊愛子其民,因而賈利之。臣竊矯君命,以責賜諸民,因燒其券,民稱萬歲,乃臣所以為君市義也。」孟嘗君不說(註:即「悅」),曰:「諾!先生休矣!」
孟嘗君問:「點買義?」馮諼答:「您現在只有呢幅小小的薛地,但無將人民當係子女咁愛護,還要係佢地身上謀取利益。我私自詐稱您命令,將債款免除,燒晒D欠單,人民高呼萬歲,這就是我為您買的義!」孟嘗君好唔高興咁講:「咁都得?唉,算喇!」
後碁年,齊王謂孟嘗君曰:「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為臣!」孟嘗君就國於薛,未至百里,民扶老攜幼,迎君道中。孟嘗君顧謂馮諼曰:「先生所為文市義者,乃今日見之。」馮諼曰:「狡兔有三窟,僅得免其死耳。今君有一窟,未得高枕而臥也,請為君復鑿二窟。」    
過一年,齊王同孟嘗君講:「我不敢用先王的臣子做我的臣子!」孟嘗君只好回到薛邑,點知道距離薛地百里之外,百姓聽到消息,扶老攜幼在路上迎接。他回頭對馮諼說:「先生為我買的義,我今天見到咯。」馮諼:「狡兔有三處洞穴,才不過免於一死。現在主公只有一處棲身之所,仲未算高枕無憂,聽我再為您安排多兩個洞穴啦!」
孟嘗君予車五十乘,金五百斤,西遊於梁,謂惠王曰:「齊放其大臣孟嘗君於諸侯,諸侯先迎之者富而兵強!」於是,梁王虛上位,以故相為上將軍,遣使者黃金千斤,車百乘,往聘孟嘗君。 
孟嘗君俾馮諼五十輛車,黃金五百斤,向西到梁國,對魏惠王講:「齊國放逐大臣孟嘗君。各國諸侯有邊個先聘用佢,就能富足而兵強。」於是梁王將個相位空出來,原來的宰相調為上將軍,派使者帶黃金千斤,車子一百輛,去聘請孟嘗君。  
馮諼先驅,誡孟嘗君曰:「千金重幣也,百乘顯使也,齊其聞之矣!」梁使三反,孟嘗君固辭不往也。 馮諼先趕車回到薛邑,告誡孟嘗君:「千斤黃金好貴重,百輛兵車係顯貴的使臣先至有既排場,齊王應該聽到呢個消息呱!」梁使往返三次,孟嘗君堅辭,不肯前往任職。
齊王聞之,君臣恐懼,遣太傅齎黃金千斤,文車二駟,服劍一,封書謝孟嘗君曰:「寡人不祥,被於宗廟之崇,沈於諂諛之臣,開罪於君,寡人不足為也。願君顧先王之宗廟,姑反國統萬人乎?」
齊王收到風,君臣恐懼,派遣太傅帶黃金千斤,同繪有文彩的馬車兩輛,佩劍一把,仲有一封密封的書信,向孟嘗君道歉:「都係我唔好,遭受祖宗降下災禍,聽信D擦鞋仔既讒言,得罪了你,我真係爭唔落咯!希望你顧念先王既宗廟,暫且回朝治理萬民啦!」
馮諼誡孟嘗君曰:「願請先王之祭器,立宗廟於薛。」廟成,還報孟嘗君曰:「三窟已就,君姑高枕為樂矣!」
馮諼告誡孟嘗君:「希望您向齊王請求,將先王傳下來的祭器賞賜俾您,在薛地建立宗廟。」宗廟建成,他回來報告孟嘗君:「三個洞穴都已安排好,你可以高枕無憂了!」
孟嘗君為相數十年,無纖介之禍者,馮諼之計也。
孟嘗君做宰相幾十年,能夠無災無難,都係馮諼既計策駛得!

http://chrisleung1954.blogspot.ca/2014/04/blog-post_14.html#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古文粵譯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