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仰止 — 願為明鏡分嬌面__江紹倫

情為崇高

            陸機的《文賦》於公元301年面世,是中國歷史上第一篇系統的文學創作論。它提出〝詩緣情而綺靡〞,給詩作家指出一條趨麗逐美的敍情道路。在此之前,曹丕在《典論‧論文》中提出〝詩賦欲麗〞,多少仍然停滯在道統限制之下的。 

            《文賦》對劉勰寫《文心雕龍》啟示很大。它主張作品的思想內容是主幹,文采是枝葉,創新是生命。在創作動機方面,它側重藝術構思。陸機的文采清新意顯,如〝石韞玉而山輝,水懷珠而川媚。或言拙而喻巧,或理樸而辭輕。〞《文賦》對後代影響至深的,是它為詩人開拓了〝情〞和〝慾〞的解放,打破審美的禁忌。這樣,把情慾寫美了便是崇高了。 

            陸機繼承了屈原所代表的載道文化,亦開拓了陶潛所代表的閒情文化。今天,不少人提起中國歷史,尤其是史書所寫的道統責任,或民間疾苦,都不覺皺起眉頭,誤以為中華文化只有〝封建〞和〝苦難〞,中間夾着勾心鬥角。其實,文化是古人生活的整體遺產,有苦有樂,有莊重和閒散的兩種維面。 

閱讀全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高山仰止 — 願為明鏡分嬌面__江紹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