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仰止 — 言語殷勤十指頭__江紹倫

磬聲清脆

一個人擁有高超的音樂才華,本是一種福氣。但是,生在亂世之中,這種才華多數不得發揮的機會,只能淪為賤用。

章淵在《槁簡贅筆》記述詩人薛濤(770~832)的身世,說她八、九歲即知聲律,而且詩才和哲悟均高。一日,她的父親在庭間指着井邊的梧桐樹吟了一聯,〝庭除一古桐,聳幹入雲中〞令她續詩。她應聲說:〝枝迎南北鳥,葉送往來風〞。使她父親欣然感慨,靜默良久。

不幸,這一偶然的對答,後來竟成了薛濤生命的〝詩讖〞。她父親從長安去四川做官,不久死了,留下她母女,即依靠她當官妓謀生。她當年針對梧桐樹不說其他,選擇了它的枝葉為材,說出〝枝迎南北鳥,葉送往來風〞,豈不是預言了自己日後做官妓迎接客人的命運?

在成都,薛濤以能詩善辯聞名,給節度使韋皋看中,招她入府當官妓,百般寵愛。她主理文書工作,亦迎接往返成都的名人雅士,互相唱和,一時名聲高噪。像王建說:〝掃眉才子知多少,管領春風總不如〞。

節度使不斷更換,薛濤卻能够憑着她的詩才長駐下去,直到被罰,流放松州,然後再返成都晚離樂籍,方在浣花溪畔寂寞地渡過晚年。不過,她潔身自愛,閒來把詩作寫在自製的深紅色的詩箋上,給世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和美好的詩,成為曹丕說的〝不朽盛事〞。

曉蟬鳴咽暮鶯愁
言語殷勤十指頭
罷閱梵書聊一弄
散隨金磬泥清秋
《聽僧吹蘆會》

閱讀全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