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時炸彈

[楓林奇趣錄]
以下故事, 全屬虛構

大漢露出憎怜的面孔, 大聲喊道: 把錢交出来。德叔緊抓着所有的錢, 死也不肯放手。

大漢舉起斗大的雙拳, 如雨點般重重落在徳叔的頭上, 爆炸開来, 眼前金光亂射, 痛得要命。

德叔醒了過来, 原来只是一場惡夢。大漢不見了, 但頭還是霍霍的痛。

               X X X X X X X

這頭痛, 連續了個多星期。最先, 吃幾片亞士匹靈, 還可以抵它數小時, 漸漸這也不靈了, 抱着頭痛上床, 帶着頭痛醒来。

唉, 德叔一骨碌爬起床来, 抱着頭摸到洗手間, 連忙呑下三四片亞士匹靈。

梳洗後, 走到後園, 開始他的晨早運動—耍太極。

汪汪汪, 汪汪。突然身後, 傳来了一陣又一陣, 瘋狗般的亂吠聲。又是隔鄰的北京狗, 隔着籬笆在大吵大嚷。

心一煩, 頭痛也就變本加厲了。

剛巧鄰居八嬸走了出来, 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情。德叔就連忙抗議。

「八嬸, 要把狗鎖好, 咬着人就麻煩呀。」

「德叔, 我的狗是在自家後園, 與你無關啊。」

「但它嘈吵厲害, 擾亂本區安寜。」

「狗能夠吠, 才會守門口呢。」

「但它實在吵得人頭痛厲害。」

「有頭痛, 就應去看醫生, 不要找我的寶貝来出氣。」

               X X X X X X X

德叔被駡得狗血淋頭, 早已沒有興趣做運動了, 咕嚕着走進屋来。

真的, 今天什麼也不對頭。咖啡太冷, 多士太硬, 連報紙新聞也全是殺人放火, 經濟大衰退之類。越心煩, 頭就越痛。

德嫂早就退避三舍, 躲得老遠的, 免至捱駡。也樂得耳根清淨。

不知不覺間, 屋內一片寂靜, 原来徳叔又摸回床上, 蒙頭大睡。

               X X X X X X X

午飯後, 德嫂不理三七廿一, 就拉了徳叔出門, 到醫生診所。

路上, 德叔還是喃喃般地抱怨, 倆老一路爭吵到醫生處。

經過檢查, 診斷, 醫生的結論就是—-血壓高。開了藥方, 吩咐每天服食一次, 兩星期後覆診。

               X X X X X X X

到藥房配藥, 德叔又差點兒引起了心臓病發作。

取藥時, 藥劑師輕輕地説:「這是新藥, 政府不保, 連稅, 共七十五元。」

「什麼, 三十粒藥丸要七十五元, 這不是金丹呀。」

「先生, 這是藥厰定的價錢, 與我們無關的。」

「可以減價嗎 ? 」

藥劑師苦笑一下。

德嫂連忙付錢, 取了藥, 拉着德叔走了出来, 又一路吵着回家。

               X X X X X X X

這兩星期過得相安無事, 德叔或許是頭痛難抵, 或許不想浪費, 也很聴話, 每天都服食「金丹」, 頭痛也漸漸散去, 屋子又回復寧靜。

兩星期後, 醫生説, 血壓下降了, 但要繼續食藥。

「醫生, 要吃多久呀? 」

「要長期服用, 就是因為這藥, 高血壓才被控制, 不然, 又會上升了。」

回到家裡, 德叔愈想愈肉痛, 一個月七十五元, 一年就要九百元。老天, 為了吃這個藥, 就要傾家蕩產, 這還了得。

               X X X X X X X

德叔終日愁眉苦臉, 唉聲嘆氣,日思夜想, 比頭痛更煩。

終於給他想通了。血壓上升, 就引至頭痛, 吃藥後血壓下降, 頭痛停止。

從此以後, 德叔改變了他的服藥方法: 有頭痛時就吃他幾天藥, 不痛就不吃; 去覆診前幾天又再開始服藥, 慕求瞞天過海, 慳水慳力。

               X X X X X X X

結果, 血壓時高時低, 醫生莫明所以。想換藥, 德叔又萬個不願意。

這樣拉鋸戰了數個月, 一天, 德叔在雜誌上讀到一篇文章, 就如獲至寶, 歡喜萬分。

文章謂, 有等病人, 本是血壓正常, 但一見到醫務人員, 就立時精神緊張, 結果血壓就高起来了。這叫做「白袍症」。

德叔獲得了科學的理論根據, 從此就不再上醫生醫務所了。

如果德嫂有所抱怨, 他就理直氣壯地説: 「我患的是白袍症。」

               X X X X X X X

人為財死。他是一顆定時炸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TRCG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定時炸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