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癖老人 (下)

[楓林奇趣錄]

以下故事, 全屬虛構

那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

有一日黄昏, 照例漫無目的地在家附近散步。突然轟然巨響, 接着就是玻璃下地聲。從一座古老大屋的前園, 竄出了兩名十来歲的頑童, 一溜煙地撞在我的身上, 跟着轉個彎就不見了。

接着, 我聴到微弱的呻吟聲, 從亂草叢中傳来。遁着聲音找去, 沿着荒癈巳久的小徑, 撥開雜草樹叢, 找了過去。兩棵高大的楓樹, 把落日的餘暉也擋着了, 弄得陰深可怖, 再加上那呻吟聲, 真是有點令人毛骨聳然。

就在大屋門前, 見到了他, 一個瘦小的老人, 如鬼影般依附着門邊, 臉色蒼白, 緊握着雙手, 血就一滴一滴地從指隙中滴下来, 地上鮮紅一片。

連忙走上前去, 扶起老人。只見左手上, 横割了一條深深的傷口, 血正從中湧着出来。扶他進屋, 安定他坐下来, 又找来了一些毛巾破布, 替他把傷口緊緊扎好。

正要弄他起来, 到醫院急症室去。老人倔強地猛力搖頭, 怎樣也不肯出門。沒有辦法, 唯有自己跑回家, 把醫療箱拿過来, 就在他的廚房, 化簡地和他縫上多針, 還答應一星期後再回来拆綫。

自此以後, 老仁伯就成為我的病人。當然, 每次我還是要出診到他家裡。
            X X X X X X X

老仁伯, 是上一輩的老華僑, 到這裡巳有七十多年。由礦埸, 洗衣房, 到餐館, 他全都做過。他, 沒有兒女, 而老妻早就在鄉下去世, 他孤伶伶一個人, 在這裡生活了大半世, 還養成了一副孤獨, 怪異的脾氣。

他的脾氣時好時壞, 而且是壞的居多。很多時, 他對人不騷不啋; 但心情好時, 也可以傾談數句, 還可以免強下一盤棋。

他有一個怪癖, 就是不肯離家半步。甚麽事情, 食物, 雜貨, 水電, 電話費用, 都是全靠好心腸的鄰居。

他整天就是坐在昏暗的前廰, 不是閲讀報紙, 就是打起盹来, 真是無聊之極。有時他又鎖在房間, 大半天也不出来。

            X X X X X X X

一日, 剛回到醫務所, 就接到老仁伯的来電。

“梁醫生, 快来。”

聲音十分沙啞, 微弱, 一聽就知道大事不好了。連忙趕過去。 只見老人睡在床上, 動旦不得。他面色蒼白. 滿頭冷汗, 呼吸急速, 雙手掩着胸前, 面部肌肉抽在一起, 痛苦萬分。一看就知道是心臓病發。連忙電召救傷車, 送醫院急救。

一到醫院, 醫生護士忙作一團, 努力進行搶救。病人雙手插滿了各種管子, 口鼻也放上了氧氣罩, 經過急救, 到我趕到醫院時, 他巳穩定下来。

他在心臓全理病室住了三天, 情况良好, 就轉上大房。

老仁伯一知道巳脫危險時期, 就嚷着要回家了。足足吵了一日一夜, 在進院後第五日的早晨, 醫院護士来電, 召我到醫院, 因為老仁伯早巳自己簽了字, 要立即離開醫院。

大家都沒有辦法, 病人堅持要離院, 我唯有親自送他回家, 把他安定下来, 還安排了護士, 每天到他家探望。結果他又好了起来。

            X X X X X X X

“梁醫生, 數天前鄰居報告, 老仁伯幾天沒有活動, 也不應門, 要求我們查看, 結果發現他死在睡中, 死因是心臓病發。” 偵探先生在告訢我。

“對, 他是因為心臓病, 最近才住過醫院。”

“我們在他的遺物中, 找到一封信, 是署名給你的, 特地跑来交給你。”

我接過信来, 打開一看:

梁醫生,
多謝你近年的對我小心護理。我的一生儲蓄, 有五萬七千三百四十二元正, 全部現金, 放在床下鐵箱內, 請你用這筆錢, 来支付我的葬礼, 餘下的, 請代寄給鄉下的侄兒, 地址在枱上的記事册內。謝謝。

仁伯

原来這就是他足不出户的原因。
            X X X X X X X

偵探先生走後, 關上門, 我注視着那封信, 良久。

突然, 眼前一亮。 我想通了。

人生是短暫的, 就算我們足不出户, 保護着我們的金銀珠寶, 到頭来, 還是不能帶走的。世事的得失成敗, 又何須斤斤計較, 失望苦惱呢。

我想通了。有如放下了心頭的一塊大石。

老仁伯, 謝謝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TRCG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怪癖老人 (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