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手帕談起

(Through Rose-Coloured Glasses)

翻箱倒篋找東西。在抽屜底, 卻見到幾條舊手帕。在手帕的一角, 還綉有我英文姓名的第一個字母。那些手帕, 該有三十多年的歷史了。

曾記否, 那羅蔓蒂克的故事, 淑女看上了紳士, 但又不好意思茂然對話, 惟有拋下手帕, 紳士連忙拾起, 物歸原主, 因而交談起来, 引出了一個電影的愛情故事。

這是手帕的妙用。

年青時, 出入都會帶有手帕, 這是清潔的行為。天氣炎熱, 汗流夾背, 就要取出手帕抹汗。傷心慾絕, 痛哭流涕, 又會拿出手帕。傷風鼻塞, 更會出動手帕, 矯鼻涕。

曾幾何時, 衛生專家認為, 手帕是傳染疾病的媒介。每當病人傷風流涕, 用手帕來矯鼻涕, 用完又放回衭袋或手袋, 結果就容易傳播病菌。

手帕漸被途汰, 取而代之, 就是紙巾。

當然淑女不能再利用紙巾来作媒, 但紙巾卻清潔衛生, 使用方便。每次用畢, 就立即棄丢, 不會再傳播病菌, 大大提高了市民的健康。

現在每到傷風季節, 只見人手一包紙巾, 呼嚕地, 一張一張地”包雲呑”, 然後順手一擲, 又一張。

甚至在進食時, 孩子們嘴角弄污了一點, 就立即用紙巾一抹, 擲去, 再咬幾口, 又是一張新紙巾。結果飯後, 滿枱都是紙巾, 又覺浪費。

不得矣, 妻子下令, 推行家庭環保運動, 實行紙巾配給, 規定每張紙巾, 都要撕半, 分次使用。

這也能把銷耗量免強減低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RCG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