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別藝術,道是無情卻有情___江紹倫

仁義和諧

            中國文化以個人及社會和諧為宗旨,本着仁義之心。仁是愛人,義是維持公正的價值依據。這些萬年一貫的做人準則,使中國人珍惜親朋情誼,超越時空,高據神仙之上。 

            表現在詩歌之中,各種送別和思念等情懷,為灞橋柳色和渭城風雨塗上慷慨豪放的色彩。 

            古時讀書人多數服務國家,做官或出征抗敵,遠離故鄉的家人和朋友。那不是簡單的事,因為關山遠隔,傳信困難,有者甚至一去永不回家的,所以送別和思念都是傷情的事情,充當了大量古詩的內容。 

人生客世

生平少年日    分手易前期
及尔同衰暮    非復別離時
勿言一樽酒    明日難重持
夢中不識路    何以慰相思            沈約《別范安成》 

            這是一首很著名的贈別詩,因為它把時間與人生的過程統合起來感嘆別離。中國詩人素有强烈的時間性,早在《詩經》之中,即有〝今我不樂,日月其除〞,〝今我不樂,日月其邁〞的感嘆。到了漢代,《古詩十九首》更表現得明顯强烈。如名句〝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青青陵上柏》),即把人生客世之情放在宇宙永恒的境況中,寄望無限。

閱讀全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