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的命運

(Through Rose-Coloured Glasses)

母親最不喜歡的, 就是孫兒們的滿口英語。

“ 大家中國人, 説中文呀。”

回想起来, 在香港時, 父母不是費盡心機, 把兄弟姊妹們, 送到番書院去唸書, 認為要懂得英文, 在香港這殖民地 (當然, 這巳是回歸之前的事了), 才能站得住腳, 才能出人頭地。

曾幾何時, 来到加拿大後, 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中文成為吃香的語文。規定子女, 孫兒一定要學中文, 週末還得上中文學校, 真是苦了孩子們。

其實, 大家都有過這樣的經驗: 孩子在五歲以前, 中文是頂瓜瓜的, 而且還是溝通的唯一語言, 但一進入學校, 他們就全部英語對白了。

跟他們説中文, 他們聽得懂, 但很奇怪, 他們卻用英語回答。有時貪玩, 也能説上幾句簡單的中文而矣。就算是讀上了多年的中文班, 結果也是差不多。

這不是個很奇怪的現象嗎? 而且不限於一小部份華裔兒童, 而是一個各民族都有的普遍現象。

你若問他們, 為什麼不用中文, 很多時, 都是一笑置之; 有時也會回答, 我是加拿大人, 英文是我的語言。

對, 這就是問題的關键。

不論是何種膚色, 他們在這裏土生土長, 加拿大就是他們的祖國。我們是移民, 来自香港, 台灣, 大陸, 東南亞, 背景是中華文化; 但孩子們卻是這裏長大的加籍加人。

孩子尊重我們的文化,但卻有自己的語言, 文化。他們不會強迫我們用英語溝通, 就出現了這” 聽得懂, 但不會講中文” 的奇怪現象。

這是個社會的自然規律。同化的命運, 在第二, 第三代, 是不可避免的, 是不以父母的意志而改變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TRCG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