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班命

(Through Rose-Coloured Glasses)

小的時候, 母親喜歡逛公司, 終日無所是事, 拖着我們走遍港九大街小巷。凡是有東西賣的地方, 也有我們的足迹。有時, 腳倦了, 渴望停下來, 吃點糖果, 雪糕, 但就算躺在地上大哭大鬧, 也是於事無補。還是一邊哭啼, 無奈地跟着她走。

追女朋友時, 就更不在話下。二仔底死跟, 亦歩亦趨, 更害怕有其他人跟了上來, 就嗚呼哀哉了。結果, 就是拼命地跟着走。

出來做事, 又是跟班一族。既沒有領導之才, 更沒有做老板的資本, 受人二分四, 低着頭, 唯命是從, 點到那裡, 就跟到那裡。

為人老豆, 還是脫不了跟班命。小小孩童, 不知天高地厚, 興之所致, 亂闖亂碰, 結果苦了父母親, 不只要跟, 還要跑步追上去, 免致闖禍。

孩子大了, 以為可以透過氣來, 誰想到, 還是要跟。只不過換個形式, 駛着汽車為司機; 送他們去玩足球, 棒球, 游泳, 溜冰, 學琴, 補習, 甚至上電影院, 同學生日會, 都一一包辨。總之, 又挨上了十年八載。

到孩子真的有毛有翼, 離家入大學, 進入社會做事, 以為命運應有所改變。但和老伴二人世界, 還是乖乖的跟着她, 去逛百貨公司, 超級市埸。

噢! 來了, 來了, 走慢點可以嗎?

沒奈何, 生來就是跟班命。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TRCG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跟班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