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車之情

(Through Rose-Coloured Glasses)

北美人愛車如命。

在加拿大, 地大人少, 出門都要以車代歩。如果要靠两條腿走路, 大半天也不能走到; 乘搭巴士, 一等就是半個鐘頭, 又要轉車數次, 很是麻煩。汽車巳是北美生活的必需公具。

北美人 (尤其是男任們) 談到汽車, 卻又眉飛色舞, 列舉各種名牌車, 如數家珍; 由引擎的各種汔缸, 到馬力的勁差, 再加上各類車呔, 汽車新歷聲, 都是津津有味。嚴然又是另一種文化。

每到周末, 總得花上半天時間, 把汽車內外, 洗刷乾淨, 再重新打蠟。愛護之情, 比自家孩子, 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另方面, 有一奇怪現象, 又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拿我家附近一區来説, 全是獨立房屋, 各家都有两個車房; 但到了晚上, 每家門前就停放了两三輛車, 棄車房而不用。

長年累月, 汔車是丢在外邊, 在屋前通道, 甚至在街上, 日曬雨淋, 下雪時更被埋在雪堆。

在一些天氣寒冷的城市, 在嚴冬時, 汔車引擎還要插電保暖, 才可保正能啟動發動機, 但汽車還是停放在外邊。

拉開車房門一看, 都堆滿了傢俬雜物, 變成為一個額外儲物室。

朋友花了數千元購買了一隻小型摩打艇, 打算夏天出海鈎魚, 游泳。也把艇放進車房, 而其名牌座架車卻停放屋外, 吸收日月精華。

笑問: 汽車, 小艇, 究竟那樣昂貴!?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TRCG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