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書館

(Through Rose-Coloured Glasses)

第一次上圖書館, 在中學時代。中一那年, 學校剛成立了一個小型圖書室, 趁大隊走去拿了張圖書証, 還借了一本書回家。結果那本書, 一放在櫃頭就整整一年, 原封不動, 連書也沒有打開過, 到學期尾, 唯有硬着頭皮去還書, 給圖書館長教訓了一大頓, 還好, 沒有罸錢。

以後就一直再沒有踏足圖書館。到中五, 為了會考衝綫, 臨渴掘井; 但在家裏讀書, 因為天氣炎熱, 邊讀邊抹汗, 很不方便, 便又上公立圖書館, 嘆其冷氣。

上大學, 每晚都往圖書館跑, 抱着厚厚的教科書, 講義, 美其名是讀書, 趕功課, 其實花上大部份的時間, 在咖啡室和同學們打牙較。有時, 夜車開得太多, 實在太累了, 就伏在書桌上, 打起噸来。

卅多年前, 在加拿大的華人還是不多。這裡的公立圖書館對中文書並不重視, 收藏極少。有位朋友郤想出一個妙法来, 他每星期都到他附近那間圖書館, 不論是那類的中文書, 都大批地借回来, 一星期後, 連看也末看, 就拿回去還, 又從新再借一批, 周而復始。結果圖書館的記錄, 就顯示到中文圖書的借出率很高, 一定是很受歡迎; 圖書館也就撥款購置一批又一批新的中文書了。

漸漸移民多了, 對中文圖書的要求高漲, 再不需要人為的提高。各圖書館紛紛設立中文圖書部。成為我們平時閲覽中文書, 報章, 雜誌的好去處。

曾記得, 多年以前, 圖書館又有過新的妙用。有一位先生, 從美國回港, 登報誠徴女友, 先友後婚。聲明每天長駐大會堂公立圖書館, 歡迎有意的女士前来”單睇”, 看過夠飽。如合心意, 才上前應徴。

書中自有顏如玉, 此君一定是熟讀聖言書者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TRCG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