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即白、白即黑 何百里:中國水墨畫的愛、美、情

“跟何百里何老師(WYK ’63)的一段對話,緣自DPM(TM) Home看到一個有趣的合作計劃:他們將何老師的牡丹畫印在床品上,將床單、枕頭袋都變成何老師的畫作。牡丹,寓意大富大貴,在睡房中看到鮮花盛開的美態,有誰不愛?做訪問時我們所見的並未是最後版本,是其中一個試印的版本,何老師卻說,「他們太忠於我的原作,顏色有點鮮艷。始終放在睡房裏頭的,我反而不希望太『loud』。」雖然有愛畫之人欣賞自己的作品是喜悅的事,但愛,也要分場合、分感覺;像戀愛一樣,錯的時間遇上對的人,也是徒然。所以,東方的美,也要講情;愛畫,也要以一個對的感覺去愛。”

….. 閱讀全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rt and culture.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