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心理學與禪淺說 (九) 心路》__ 江紹倫

引言
今天多數讀書人知道弗洛伊德的名字,有些人更聽說他對現代和後現代西方文化和生活的深切影響,卻很少人認真了解他怎樣為自己探索心路,同時亦為愈來愈多的心理病人開辟自救的通途,幫他們放輕歇斯底里,或者減低偏頭痛,邁向健康生活的大道。
我為本篇題目尋索了好些時間,最後選擇這簡單的「心路」為題,即時想起「庭院深深深幾許」的詩句,雖然意境盎然,卻沒能說盡心路的遙遠幽深,更遑論它的四維空間了,包括抑制,幻想,創造,和夢馳的無限可能。
 弗洛伊德揭開人的無意識和意識的存在,數十年後衍生為本我,自我,超我的運作,構成人生。通過他對數百個精神病人的分析個案,我們了解到每一個人都藏有自煩和自適的能力。通過他對千多個夢的分析。我們窺見,心智在睡眠中發揮無限作用,開拓奇妙的路程,沒有限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心理與禪淺説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