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粵譯:諫太宗十思疏 __ 梁煥松(71)

諫太宗十思疏 (唐 魏徵) 臣聞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遠者,必浚其泉源;思國之安者,必積其德義。
臣聽說:若要樹木生得高大,先要鞏固根本;若要河水流得遠,先要挖深水源;若要國家長治久安,先要積累朝廷既德義。
源不深而望流之遠,根不固而求木之長,德不厚而思國之治,雖在下愚,知其不可,而況於明哲乎?
水源唔深,但希望河水流得遠;根本唔穩固,但要求樹木生得高;德義唔深厚,就想要國家治理得好,就算係蠢人都會知道無可能架,何況係(如皇上咁既)聰明人呢?
人君當神器之重,居域中之大,將崇極天之峻,永保無疆之休,不念居安思危,戒奢以儉,德不處其厚,情不勝其欲,斯亦伐根以求木茂,塞源而欲流長者也。
人君身居帝王之位,國土之內最架勢係佢,高與天齊,保有無盡福祉,但如果唔居安思危,唔節省開支、戒除亂駛錢既惡習,又唔多做好事,唔克制私欲—咁就同斬伐樹根又想樹木茂盛,堵塞水源想水流得遠,一樣無可能架….
凡百元首,承天景命,莫不殷憂而道著,功成而德衰,有善始者實繁,能克終者蓋寡。豈其取之易而守之難乎?
所有的帝王,秉承天命,莫不是憂患深重時彰顯德義,功業成就之後就德義衰退;開始時做得好既都幾多,能持續到最後的就好少。唔通真係創業容易,守業反而困難嗎?
昔取之而有餘,今守之而不足,何也?
當初創業時,能力綽綽有餘;如今守業,反而能力不足,點解呢?
夫在殷憂,必竭誠以待下;既得志,則縱情以傲物。
因為在憂患深重的時候,君主必定誠意對待下屬;一旦得志,就放縱情欲,目中無人。
竭誠則胡越之一體,傲物則骨肉為行路。雖董之以嚴刑,震之以威怒,終苟免而不懷仁,貌恭而不心服。
竭盡忠誠個陣,就算山卡啦咁遠的人都會同佢地休戚與共;目中無人個陣,就算骨肉親人都當成陌路人。雖然有嚴刑峻法來監督,用威嚴震怒來恐嚇,人民最終只係苟且求安、免於刑罰,而唔係感懷仁政,外表對皇上恭敬,並非心悅誠服。
怨不在大,可畏惟人,載舟覆舟,所宜深慎。奔車朽索,其可忽乎!
怨恨不在於有幾大,可怕既係民心。人民就係水一樣,可以載舟,亦能覆舟,所以應該非常謹慎。如果用條爛繩操控馬車,好危險架,點可以疏忽呢? ……………………………
君人者,誠能見可欲,則思知足以自戒:
君主見到想擁有既好野,就該想到要知足,來警戒自己;
將有所作,則思知止以安人;
將有所作為,該想到見好就收,來安定人民;
念高危,則思謙沖而自牧;擔心權位高而危險大,就該想到以謙虛,來修養自己;
懼滿溢,則思江海而下百川;懼怕自滿驕盈,就該想到江海可以容受所有河川既流注;
樂盤游,則思三驅以為度;
喜愛打獵遊樂,就該想到應該一年玩三次好咯;
憂懈怠,則思慎始而敬終
憂心鬆懈怠惰,就該想到自始至終都小心謹慎;
慮壅蔽,則思虛心以納下;
顧慮上下溝通得唔夠,就該想下,點樣虛心接納下屬意見;
恩所加,則思無因喜以謬賞;
施恩於人,就該想到,不要看心情而亂咁賞賜;
想讒邪,則思正身以黜惡;
怕有讒言歪論,就該想到,自己要執正來做,抗拒D奸人;
罰所及,則思無因怒而濫刑。
處罰別人時,就該想到,不要因一時嬲怒而濫刑。 ……………………….
總此十思,弘茲九德。簡能而任之,擇善而從之,則智者盡其謀,勇者竭其力,仁者播其惠,信者效其忠。
總括呢十種反省的工夫,發揚個九種傳統美德。選用賢能之士,依照好意見來施政,咁D叻人就會盡心獻計謀,勇士會竭盡力量,有仁德既人就會廣施恩惠,有誠信既人就會向皇上竭力效忠。
文武爭馳,君臣無事,可以盡豫遊之樂,可以養松喬之壽,鳴琴垂拱,不言而化。
文武百官爭相為國家做事,君臣之間和諧共處,得閒享受下遊玩既樂趣,獲得仙人赤松子、王子喬既長壽,(好似舊時既聖主明君咁)彈下琴、乃乃閒,唔駛多費唇舌,天下太平。
何必勞神苦思,代下司職,役聰明之耳目,虧無為之大道哉?
君主何須勞神苦思,做埋下屬個份,役使自己聰明的耳目,虧損清淨無為既治國大道呢?

http://chrisleung1954.blogspot.ca/2014/09/blog-post_8.html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古文粵譯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