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適之:談新舊體詩》__ 汪精衛(1883-1944)

“適之先生:

看山霧

看山霧

接到了你的信,和幾首詩,讀了幾遍,覺得極有趣味。
到底是我沒有讀新體詩的習慣呢?還是新體詩,另是一種好玩的東西呢?抑或是兩樣都有呢,這些疑問,還是梗在我的心頭。
只是我還有一個見解,我以為花樣是層出不窮的,新花樣出來,舊花樣仍然存在,誰也替不了誰,例如曲替不了詞,詞替不了詩,故此我和那絕對主張舊詩體仇視新體詩的人,固然不對,但是對於那些絕對主張新體詩抹殺舊體詩的人,也覺得太過。
你那首看山霧詩,我覺得極妙,我從前有相類的詩,隨便寫在下面給你看看。

曉煙

槲葉深黃楓葉紅,老松奇翠欲拏空
朝來別有空濛意,都在蒼煙萬頃中。
初陽如月逗輕寒,咫尺林原成遠看;
記得江南煙雨裡,小姑鬟影落春瀾。

煙霞洞

煙霞洞

你如果來上海,
要知會我一聲。
祝你的康健

兆銘十月四日”

【謝謝梁梓堅和陳柏齡找到胡適(1891-1962)的《看山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oems - All, Poems by - 汪精衛 (1883-1944)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