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粵譯:徐文長傳 (2) __ 梁煥松(71)

徐文長傳 (明 袁宏道) 

喜作書,筆意奔放如其詩,蒼勁中,姿媚躍出;歐陽公所謂妖韶女,老自有餘態者也。間以其餘,旁溢為花鳥,皆超逸有致。
文長鍾意書法,用筆奔放有如佢既詩,蒼勁豪邁中帶有媚態,歐陽公所謂「美人遲暮但另具種韻味」既講法,可能形容文長的書法。文長有時畫下花鳥,都超逸有情致。

卒以疑殺其繼室,下獄論死;張太史元忭力解,乃得出。晚年,憤益深,佯狂益甚;顯者至門,或拒不納
後來,佢因起疑心而誤殺繼室,下獄判定死罪,張元汴太史極力營救,先至放返出來。晚年對世道愈加憤恨不平,有意俾人見到佢癲癲喪喪咁,有大人物登門拜訪,佢會拒絕不見。

時攜錢至酒肆,呼下隸與飲;或自持斧,擊破其頭,血流被面,頭骨皆折,揉之有聲;或以利錐錐其兩耳,深入寸餘,竟不得死。
他時常帶埋錢去酒鋪,叫D伙記同佢共飲。他又拎個斧頭打爆自己個頭,搞到成面血,頭骨破碎,用手鍊到lok lok聲。他仲試過用支尖錐,插入自己雙耳成寸幾深,咁都死唔去。

 周望言晚歲詩文益奇,無刻本,集藏於家。余同年有官越者,托以鈔錄,今未至。
周望聲話,文長的詩文,到晚年愈加奇異;沒有刻本出版,收埋晒係藏在家中。有個在浙江做官的科舉同年,受我所託去抄錄文長既詩文,至今沒有得到。

余所見者,徐文長集、闕編二種而已。然文長竟以不得志於時,抱憤而卒。
我見過既,就只有《徐文長集》、《徐文長集闕編》二種而已。徐文長在當世未能伸展抱負,已經抱住憤恨而死咯。

石公曰:「先生數奇不已,遂為狂疾;狂疾不已,遂為囹圄。古今文人,牢騷困苦,未有若先生者也!」
石公講過:「徐文長命途坎坷不斷,致使佢憂憤成疾,狂病不斷發作,搞到要坐監。古往今來,文人既牢騷怨憤、困難苦痛,無人好似徐文長咁犀利。」

雖然,胡公閒世豪傑,永陵英主,幕中禮數異等,是胡公知有先生矣,表上,人主悅,是人主知有先生矣;獨身未貴耳。
儘管係咁,好在有胡公咁既大人物,以至英明既世宗皇帝;胡公睇到佢既長處,俾佢特殊禮遇,佢寫既奏表又博得皇帝歡心,皇帝先知道有文長呢個人—-遺憾只係佢未能真正顯貴而已。

先生詩文崛起,一掃近代蕪穢之習;百世而下,自有定論,胡為不遇哉?
文長寫出咁既詩文,一掃近代文壇龐雜卑陋既風格;將來歷史,自會有公正評價,又點能話無人賞識佢呢?

梅客生嘗寄予書曰:「文長吾老友,病奇於人,人奇於詩。」
梅客生曾經寫信俾我:「文長係我老友,佢病都病得怪過人,佢做人之怪,仲怪過佢寫D詩。」

余謂:「文長無之而不奇者也;無之而不奇,斯無之而不奇也!悲夫!」
我就認爲:「徐文長呢個人呀,無處地方唔怪,正因爲咁,所以亦都注定,佢人生旅程無邊處唔坎坷。真係悲呀!」

http://chrisleung1954.blogspot.ca/2014/07/2.html#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