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海》__陳柏齡

下星期與舊時朋友遊船河,去墨西哥三天。我是召集人。為 promote 此活動,我準備了半年, 寫了二篇文章: “出海動員”, “出海任命”。效果奇佳,我一共召集了十八個朋友,來自香港,紐約,德州,加州。不論男女,多不帶伴侶,幾十年後,花甲單刀再聚頭。

意猶未盡,再寫一篇。

《出海》 – 留意歌詞

年輕時,我曾經出此招媾女。
週末華人 piano bar 內燈光幽暗,煙霧彌漫,情侶們切切私語, 人們在舉杯暢飲,享受快樂時光。這兒有借酒燒愁人,有醉翁之意人,有欣賞音樂人。我則是用愛將心偷人。

帶著少许醉意,我在她耳朵邊溫柔地说:”请留意歌词。”

我大踏步走上鋼琴前面,放了三元進玻璃瓶子作小費。金毛band 佬立刻電子風琴伴奏,我左手拿著一枝玫瑰花,右手揸咪,感情洋溢地唱情歌一首:譚咏麟「愛在深秋」。我的高音唱不出來,需要 band佬幫助補音。在全情投入之餘,我深情的眼神凝望著她,見到她正同朋友猜拳行酒令,”十五,二十”。没有留意歌词。
十下十下唱完回座。她話我顛嘅,好肉麻。我的招數失敗了。

在我们出海之前,送给大家 ”同一首歌”。请留意歌词。預祝一定勝利。

“鲜花曾告诉我你怎样走过
大地知道你心中的每一个角落
甜蜜的梦啊谁都不会错过
终于迎来今天的这欢聚时刻
水千条山万座我们曾走过
每一次相逢和笑脸都彼此铭刻
在阳光灿烂欢乐的日子里
我们手拉手想说的太多
星光撒满了所有的童年
风雨走遍了世间的角落
同样的感受给了我们同样的渴望
同样的欢乐给了我们同一首歌
阳光下渗透所有的语言
春天把友好的故事传说
同样的感受给了我们同样的渴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