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P

(Through Rose-Coloured Glasses)

還記得, 在七十年代的一天, 一位中年的醫生, 到醫院廵房, 帶着一條顏色醒目的領呔, 呔上的圖案是一隻又一隻的小豬, 佩有”MCP”的英文字。

笑問他: 你知道什麼是 MCP 嗎?

他驕傲地答道: Yeh, Male Chauvinist Pig, 大男人之謂也。還補充了一句, 這是女兒送的禮物。

在七十年代的九月, 是大學的 Frosh Week, 是玩新生(美其名為 Freshman Initiation) 的行動。活動更是五花八門, 由溫和( mild )的校園巡遊(campus tour),到充滿 sexual innuendo , 含有色情成份的言行, 學生都引以為榮, 認為這是校園生活不可缺少的新經驗。

這劣習流傳至今, 早已見怪不怪矣。

誰想到, 到了這世紀, 卻招来人們的咒駡, 反對; 認為所唱的 Frosh 歌很 MCP , sexist, 鼓吹性愛亂交, 強暴, 輿論齊起而誅之, 結果有兩所大學的學生領袖被革職。

性政治正確(Sexual Political Correct)風越吹越烈, 連今年的美國選美大會 (Miss America Beauty Pageant)也出了問題。選美, 本来就是 MCP, 大男人 的玩意兒。今屆的冠軍是一位印度裔的女子, 這就立即引起一些種族歧視者在 twitter 亂吠, 叫她為 terrorist, Miss 7/11, 等, 比 MCP, sexist 還恐佈的言論, 立時引起了人們的狂轟, 結果又不了了之。

世代不同了, 連教皇也讓了一步, 認為教友的性傾向 (sexual orientation) 是他/她自已的事, 教會不應強調, 涉及,信主就足夠了。

回頭再看《魁省价值宪章》(Quebec Values Charter), 一出就弄至一塌糊塗, 反對之聲四起。皆因是魁省政府打響了要禁止公務員穿著宗教服飾的旗號, 利用反少數民族情緒, 来喚起法裔魁人的民族感, 希望能加強法裔人的自我的 Identity, 繼而激發他們的分裂情懷, 博取下屆大選的選票。

時代不同了, 反對的人卻越来越多。其实, 如果一開始就打出 了: “解放婦女被宗教服飾捆紥為二等公民”的反 MCP 旗幟, 那可能還會大有作為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RCG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MCP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