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崢嶸歲月》 【賭城奮鬥記之一】__陳柏齡

「往日崎嶇還記否,路長人困蹇驢嘶」

僅以此文《崢嶸歲月》獻給和我共同渡過那炎炎夏日的朋友。

塵噹   2013年八月 LA。

楔子
……

那是一個令人懷念的的夏天,那是一個令人懷念的地方。沒有激情燃燒凌雲志,也沒有兒女私情,更沒有可歌可泣的事跡。一班「同是天涯淪落人」的中國年輕人;香港來的,台灣來的,大陸來的。有緣相遇在這罪惡之城,他們為同一目標而來:”打工賺錢交學費!”.

《崢嶸歲月》

前輩Flamingo_e

關慧,這就讀加洲洲立長灘大學的留學生,是我們這群人到賭城打工的前輩。這位先知先覺,文革爆發前就已捷足先登到香港的大哥哥,吭幾句粵曲有板有眼, 他的舉手投足,自有一番世家子弟風范,因為他是佛山梁園的後人。

關慧來了三年。去年,他跟三兩香港同學到過賭城做暑期工。看著一個個陸續到達異邦的小弟弟,他們無親朋,學費無著落,英文是有限公司,前途迷茫。大哥哥義氣干雲,能幫助,能指教的,他都毫無保留。

關慧一雙慧眼看著我們,出一招仙人指路,老成持重的前輩口吻安慰:「唔駛驚!美國遍地黃金,只要肯做肯捱,一定有前途。趁著未開學,到賭城賺你們的學費吧!那兒有工作。」

閱讀全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