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仰止 — 醉捫星斗躡虛空__江紹倫

中西崇高異趣

            西方哲學泰斗,如柏格和康德,都同視高山大海為敵對人類的崇高客體。所以,他們不親近大自然。基督教義敍述,自從大洪水過後,聳立在地球上的高山,破壞了造物主創造宇宙的整齊對稱的完美,實是自然界的羞恥和病狀。所以,黑格爾認為,自然應該被棄置於美學之外,因為它停留在宇宙發展的低級階段。這樣,十八世紀的冒險家,就合法地肆意破壞大自然了,尤其是在他們征服了的地方。而科學家亦打響旗號,要為人類求福,改造自然,並嚴然宣佈,人是宇宙的全權主宰。他們已忘記,他們信奉的宗教,堅信〝上帝主宰一切〞的信條,人的責任在讚頌上帝的愛與無限權力。

            科學昌明,哲學家的自由平等理念,都携手締造了一個〝進步〞的世界,為人類加添了不少有用的東西,減免勞動和飢餓。但是,宏觀計量,我們付出的代價,像戰爭的殘害,自然生態的破壞,以及人際間互信的逐漸式微,又是人類無法承受的。如果加上暴君造生的破碎的心及分散了的家庭,代價是無以彌補的。

閱讀全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iscellaneous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