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古文粵譯

古文粵譯:管晏列傳 下 __ 梁煥松 (71)

史記 管晏列傳 下 

晏平仲嬰者,萊之夷維人也。事齊靈公、莊公、景公,以節儉力行重于齊。既相齊,食不重肉,妾不衣帛。其在朝,君語及之,即危言;語不及之,即危行。國有道,即順命;無道,即衡命。以此三世顯名于諸侯。
晏平仲,名嬰,萊國夷維人,歷事齊靈公、齊莊公、齊景公三朝,以節儉同勤政得到齊國人民敬重。佢擔任齊相,每餐唔會食兩樣不同既肉,妻妾唔穿絲綢衣裳。佢上朝,國君有話問佢,佢就嚴肅回答;無野問佢,佢就謹慎辦事。國家有道之時,佢順命行事,無道之時,就權衡輕重去行事。佢咁識做人,所以能夠係諸侯大國之中,三朝都咁風光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古文粵譯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古文粵譯:管晏列傳 上 __ 梁煥松 (71)

管仲夷吾者,潁上人也。少時常與鮑叔牙游,鮑叔知其賢。管仲貧困,常欺鮑叔,鮑叔終善遇之,不以為言。
管仲,名夷吾,潁上人。佢年輕時同鮑叔牙做朋友,鮑叔知道佢有才能。管仲好窮,常常搵鮑叔著數,但鮑叔始終對他好好,無話唱衰佢。 

已而鮑叔事齊公子小白,管仲事公子糾。及小白立為桓公,公子糾死,管仲囚焉。鮑叔遂進管仲。管仲既用,任政于齊。齊桓公以霸,九合諸侯,一匡天下,管仲之謀也。
後來鮑叔跟左齊國公子小白,管仲就跟公子糾。等到小登位為齊桓公,公子糾被殺,管仲都受累要坐監。鮑叔向桓公推薦管仲。管仲得到任用,執掌齊國政事。齊桓公係諸侯之中稱霸,九次做召集人開大會,天下一切妥妥當當,都是管仲既計謀好。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古文粵譯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古文粵譯:大同與小康 __ 梁煥松 (71)

禮運大同篇 (禮記禮運篇)Confucius

昔者,仲尼與於蜡賓,事畢,出遊於觀之上,喟然而歎。仲尼之歎,蓋歎魯也
舊時孔子參加魯國歲末祭祀,禮成之後,出去行下睇下,仲唉聲歎氣起來。孔子咁感慨,都係為左魯國嗟。

言偃在側曰:「君子何歎?」
弟子言偃係孔子身邊,就問:「先生,因咩事歎氣啊?」

孔子曰:「大道之行也,與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
孔子:「大道實行既世代,同夏、商、周三代賢君當政既時代,我無經歷過,但係好嚮往!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
個陣時呀,實行大道,天下係眾人共有。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古文粵譯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古文粵譯:春夜宴諸從弟桃花園序 (李白)__梁煥松 (71)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ChrisLeungPeachGarden
呢個世界,只係萬物暫住既旅館;時間,就好似古往今來萬千年既過客。

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人生飄浮不定,等於夢境一場,試問開心既事,又有幾多呢?

古人秉燭夜游,良有以也。
所以古人夜晚黑有覺唔瞓,打起晒D蠟燭,照住來享樂,直頭應該係咁喇!

況陽春加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
況且而家春天迷濛景色,幾咁吸引;大自然又顯露出,五顏六色既景致;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古文粵譯 | Tagged | 1 Comment

古文粵譯:瘞旅文__ 梁煥松 (71)

瘞旅文(王守仁)

維正德四年、秋月二日,有吏目云自京來者,不知其名氏;攜一子一僕,將之任,過龍場,投宿土苗家。予從籬落間望見之,陰雨昏黑,欲就問訊北來事,不果。
正德四年八月二日,有個自稱從北京城來的吏目,姓名無人知道;佢帶住一個細路仔、一個僕人,正要去上任,路過龍場呢個地方,投宿係當地苗人既屋企。我係籬芭罅睇見佢地,個陣時正落緊陰陰細雨,暗淡無光,我本來想去問下佢地北方情況而家點,結果都係無去到。

明早,遣人覘之,已行矣。薄午,有人自蜈蜙坡來,云一老人死坡下,傍兩人哭之哀。予曰:「此必吏目死矣。傷哉!」
第二朝,我派人過去睇下佢地,已經走左咯。將近中午,有人從蜈崧坡過來,報告話:「有個老人死係山坡底下,旁邊兩個人,喊得好凄涼。」我話:「一定係個吏目死左,傷心啊!」

薄暮,復有人來云,坡下死者二人,傍一人坐哭。詢其狀,則其子又死矣。明日,復有人來云,見坡下積尸三焉;則其僕又死矣。嗚呼傷哉!
到了傍晚,又有人來報:「山坡底下死左兩個人,旁邊坐著一個人坐係度喊。」問清楚情況,原來吏目個細路又死埋。第三天,又有人來報:「見到山坡底下三條屍體堆埋一齊。」我知道是吏目個僕人都死埋。唉!真係慘咯!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古文粵譯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古文粵譯:孟子見梁惠王__ 梁煥松 (71)

孟子見梁惠王(現代版)

孟子見梁惠王。王曰:「叟!不遠千里而來,亦將有以利吾國乎?」
孟子去見梁惠王。梁惠王說:「阿伯!你咁遠來到,有咩益我國先?」

孟子對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王曰:『何以利吾國?』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
孟子:「大王!駛乜一開口就講利益丫?講下仁義咪仲好!大王話:點樣可以益我個國家,班高官就會話:點樣可以益我老婆仔女,普通國民就會問:有咩可以益我,結果會係從上到下都爭奪利益,國家就玩完咖喇!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古文粵譯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古文粵譯:馮諼客孟嘗君__ 梁煥松 (71)

馮諼客孟嘗君(戰國策)

齊人有馮諼者,貧乏不能自存,使人屬孟嘗君,願寄食門下。孟嘗君曰:「客何好?」曰:「客無好也。」曰:「客何能?」曰:「客無能也。」孟嘗君笑而受之,曰:「諾!」左右以君賤之也,食以草具。 
齊國有個人叫馮諼,窮到周身唔得惦,就搵人去同孟嘗君講,想投靠佢係門下做食客。孟嘗君問:「此人有何長處?」來人回答:「無乜長處。」又問:「有乜才能?」回答:「沒乜才能。」孟嘗君笑住應承話:「好喇!」左右既人以為孟嘗君睇唔起馮諼,所以只俾D粗茶淡飯佢食。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古文粵譯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古文粵譯:鄭伯克段於鄢 __ 梁煥松 (71)

古文粵譯:鄭伯克段於鄢

鄭伯克段於鄢(左傳) 初,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段,欲立之。亟請於武公,公弗許。
呢件事由頭開始講:鄭武公娶申國的女子武姜,生左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出生時係腳出先,姜氏生得好辛苦,所以改佢個名做「寤生」,亦因為咁好憎佢;反而錫佢細佬共叔段,想立佢為太子,向武公請求過幾次,武公都唔答應。

及莊公即位,為之請制。公曰:「制,巖邑也。虢叔死焉,它邑唯命。」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大(註:音「太」)叔。
莊公即位,武姜幫共叔段出頭,請求將制地劃俾佢做封邑。莊公話:「制地形勢險要,以前虢叔就是死在個度,唔封得俾佢。其他的邑城,我就一定從命。」武姜就請求要京地,於是莊公將京地封左俾共叔段,D人就叫共叔段做「京城大叔」咯。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古文粵譯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古文粵譯:觸龍說趙太后 (戰國策)__ 梁煥松 (71)

趙太后新用事,秦急攻之。趙氏求救於齊。齊曰:「必以長安君為質,兵乃出。」太后不肯,大臣強諫。太后明謂EmpressChiu左右:「有復言令長安君為質者,老婦必唾其面!」

趙國太后剛剛臨朝執政,秦國即刻攻打趙國。趙國向齊國求救。齊國話:「一定要太后個仔長安君來齊國做人質,我地先至會出兵。」趙太后唔肯,大臣強行勸諫。趙太后發嬲,同身邊隨從講到明:「邊個敢再勸我俾長安君去做人質,老娘一定兜口兜面吐佢口水!」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古文粵譯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古文粵譯:桃花源記__ 梁煥松 (71)

peachblossom

桃花源記(陶淵明)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
東晉太元年間,有一個捕魚為生既武陵人。某日,他順住條溪流扒船,行下行下都唔知道行左幾遠。

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
忽然見到個一片桃花林,兩岸幾百步之內,無其他樹木,綠草芳香,落花灑滿一地;漁夫就好奇怪。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古文粵譯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